他用嘴让我高潮了6次_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久试看_人人揉人人捏人人添小说_亚洲国产欧美在线观看

馬背上的傳承

2023-3-27 10:36|來(lái)自: 《馬術(shù)》2020年8月刊

摘要: 進(jìn)入6月,內蒙古草原上的馬兒就聞到了熟悉的青草味道,它們知道,又要為一年中最盛大的聚會(huì )——那達慕做準備了。葉赫曾是我在戶(hù)外騎馬時(shí)結交的馬友,熱愛(ài)草原的她在幾年前的某一天決定嫁給錫林郭勒牧民江樹(shù)軍,于是 ...


進(jìn)入6月,內蒙古草原上的馬兒就聞到了熟悉的青草味道,它們知道,又要為一年中最盛大的聚會(huì )——那達慕做準備了。葉赫曾是我在戶(hù)外騎馬時(shí)結交的馬友,熱愛(ài)草原的她在幾年前的某一天決定嫁給錫林郭勒牧民江樹(shù)軍,于是她真正扎根在了草原深處,建起了自己的牧場(chǎng),在與蒙古女人同等勞累的真實(shí)生活中,也體會(huì )著(zhù)同自己熱愛(ài)的一切在一起的幸福感。我曾有一年冬天來(lái)牧場(chǎng)冒著(zhù)暴風(fēng)雪和她一起趕著(zhù)幾十匹馬轉場(chǎng),而今年的夏季,我則再次來(lái)到白音錫勒草原她家的牧場(chǎng),我們將和江樹(shù)軍一起,參加一次真正內蒙古民間的那達慕賽馬。

馬背傳承

江樹(shù)軍就在這片草原上出生長(cháng)大,草原的習性,早已經(jīng)在他的身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記,他和內蒙古草原上的牧民一樣,嚴格遵循著(zhù)草原四季更疊中的習俗,馬對于他來(lái)說(shuō)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因素,他平時(shí)的生活基本也以調馴馬匹為主。我們到達的時(shí)候,距離那達慕還有兩天的時(shí)間,江樹(shù)軍正在訓練兒子江笑練習驏騎。驏騎是內蒙古草原上最古老的騎馬技巧,不用馬鞍和馬鐙,騎手憑借這種訓練,能迅速掌握馬背上的力量和平衡。這也是成為那達慕優(yōu)秀騎手的必經(jīng)之路。

江笑平時(shí)在錫林浩特市區上學(xué),業(yè)余時(shí)間在牧場(chǎng)學(xué)習騎馬,同時(shí)也能獨立承擔起很多工作,比如鏟馬糞、喂馬料、照顧生病的小馬。江笑的騎馬水平已經(jīng)達到了參加賽馬的級別,作為將馬當作生命之重的葉赫和江樹(shù)軍夫婦來(lái)說(shuō),他們認為自己的孩子也應該騎上馬背,像他們的祖先一樣,在草原上自由奔弛。江樹(shù)軍說(shuō):“如果孩子們都不騎馬了,我們以后只能告訴孩子說(shuō),蒙古人以前‘曾經(jīng)’是個(gè)馬背上的民族?!?/div>

手工制作馬具

要想成為一個(gè)真正的騎手,首先就是要懂得愛(ài)自己的馬。好馬配好鞍,為自己的馬配一套傳統手工制作的馬鞍子和籠具,江笑已經(jīng)期盼了很久。早晨的訓練中,江笑由于沒(méi)有打對拴馬的馬扣,受到了江樹(shù)軍嚴厲的批評。訓斥完江笑,江樹(shù)軍不想讓孩子太沮喪,特地帶他去幾十公里外的滿(mǎn)都拉大爺家,準備買(mǎi)一套鞍具作為他最近辛苦訓練的獎勵。

蒙古傳統手工皮具由來(lái)已久,用傳統手法鞣制、縫綁出來(lái)的馬具美觀(guān)實(shí)用,只是制作工藝復雜繁瑣,現在已經(jīng)很少還有人會(huì )這門(mén)技藝了。滿(mǎn)都拉是遠近聞名的手藝人,仍然堅持用傳統方法來(lái)制作馬具。他家院子里是浸泡皮革的大缸,浸泡后還要將整塊的皮進(jìn)行切割、晾曬,整個(gè)過(guò)程費時(shí)很久。我們來(lái)的時(shí)候正趕上他正在進(jìn)行用皮條編制成品馬籠頭的步驟。江笑好奇地看著(zhù)平時(shí)使用的鞍具是如何一步步制作出來(lái)的,有的地方還能搭上把手。沒(méi)想到的是,滿(mǎn)都拉大爺怎么也不收馬具的錢(qián),說(shuō)就送給孩子了,讓他好好騎馬。他也知道,現在草原上真正學(xué)騎馬的孩子越來(lái)越少了,值得鼓勵。離開(kāi)滿(mǎn)都拉大爺家后江笑跟我們說(shuō),他后來(lái)進(jìn)去悄悄把錢(qián)放在茶幾下面了。

手工釀造馬奶

七八月份牛肥馬壯,是釀造馬奶酒的季節,非物質(zhì)文化傳承人圖雅家,距離江樹(shù)軍家僅十幾公里,他以世代釀造蒙古族的“策格”,也就是酸馬奶而遠近聞名。

圖雅夫婦每天都要去馬房擠馬奶,這是釀馬奶酒的第一個(gè)步驟。然而這個(gè)看起來(lái)簡(jiǎn)單的過(guò)程并不那么容易,他們要想方設法讓馬放松,站姿穩定,才能順利擠出馬奶。放涼以后再攪拌,擱置進(jìn)行發(fā)酵。馬奶酒的酒精含量只有1.5到3度,是流行整個(gè)草原地區的傳統飲料,配上各種奶食,也是款待來(lái)賓的佳品。按照草原的儀式,我們在喝之前也用手蘸了幾滴,用手指彈向空中。

每天他們都把馬奶賣(mài)給前來(lái)收購的人,收入也算不錯。草原的氣候多變,剛進(jìn)屋就開(kāi)始下雨,我們在雨聲中喝著(zhù)酸涼可口的馬奶酒,享受著(zhù)草原溫涼的美好夏季。

傳統馴馬

外面的人渴望見(jiàn)識草原。草原上的人,出去了,卻總是想念草原,就想回到這片一眼望不到邊的故土。都日嘎拉圖是江樹(shù)軍的發(fā)小,他在外面上了大學(xué),還是選擇回到家鄉牧馬。

他的父親不僅是遠近聞名的賽馬高手,更是馴馬的專(zhuān)家,都日嘎拉圖想把這門(mén)祖傳的技術(shù)傳承下去。他也正在全力備戰西蘇尼特旗那達慕,在賽馬之前,他要用蒙古傳統的調馴方式,讓自己的賽馬體重和力量達到最佳的平衡。用厚外套包裹馬身,馬在劇烈運動(dòng)之后大量出汗,他用一塊竹板把已經(jīng)流成水的汗刮下,一個(gè)很特別的動(dòng)作是要用舌尖親自舔一舔刮汗板,通過(guò)嘗馬流出的汗味道,就能了解馬的體質(zhì),這其中的玄妙,估計也只有在馬背上長(cháng)大的人才能體會(huì )。

傳統那達慕

期盼已久的那達慕終于到了,四面八方的人們匯集到了草原上,有方圓幾百公里內的牧民,也有外來(lái)的游客。我們也隨著(zhù)江樹(shù)軍的拉馬大卡車(chē)一起來(lái)到了現場(chǎng)。

在草原深處,夏季有很多民間的那達慕在自發(fā)地舉辦,多以孩子剃頭會(huì )、老人過(guò)生日等緣由不定期舉行。我們參加的這場(chǎng)那達慕在錫林郭勒盟阿巴嘎旗,從葉赫家的牧場(chǎng)出發(fā),開(kāi)車(chē)整整走了一天。從公路進(jìn)入鄉間的土路還要再開(kāi)幾乎二十公里。來(lái)到草原深處一個(gè)沒(méi)有任何標識的地方,已經(jīng)聚集起了很多當地牧民、帳篷、車(chē)、馬,相當熱鬧。主人家搭起十個(gè)氣派的大蒙古包,其余的人們就在草場(chǎng)上隨意安營(yíng)扎寨,我們的帳篷搭在不遠的草地上。

主人家供應著(zhù)熱騰騰的奶茶,招呼著(zhù)各方的朋友,這也是草原上相隔甚遠的牧民們聚會(huì )的日子。他們要為主人家5歲的寶勒日過(guò)一個(gè)傳統的“烏日博乃日”。按照蒙古族的傳統,男孩兒在3到5周歲時(shí)才剃去胎發(fā),這是蒙古族為孩子的健康成長(cháng)而舉行的一次剃發(fā)宴那達慕。寶勒日的父母身著(zhù)金棕色的蒙古傳統服裝,舉止大方,有一種骨子里透出的自信與氣派。

第二天一大早的剃頭儀式是非常隆重的,由長(cháng)輩親手剪去孩子兩鬢的各一撮頭發(fā),人們都輪流排隊給孩子送上各自的祝福。遠近前來(lái)祝賀的客人都不空手而來(lái),最好的禮物是贈送給孩子一匹小馬駒,一上午寶勒日收了十幾匹小馬,人們相信,孩子將一生與馬相伴。我在一旁看得竟然眼睛有些濕潤,相比我自己生活中,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太多的儀式感,而看到他們仍然如此地遵循傳統,從這隆重的儀式感里,能感受到蒙古族對成長(cháng)的尊重、對生命的敬畏。

賽馬、摔跤、射箭被稱(chēng)作蒙古族的“男兒三藝”,在每一次那達慕上,都能看到最快的馬、最剽悍的摔跤手。在全天的那達慕中,賽馬和摔跤是同時(shí)進(jìn)行的,多個(gè)身披彩條的摔跤手在角逐,據說(shuō)在摔跤生涯中,每贏(yíng)得一場(chǎng)比賽,身上就會(huì )多增加一條彩條。摔跤手身上彩色的布條隨著(zhù)他騰躍的動(dòng)作,在藍天下翻飛,更是增加了剽悍之氣。人們將摔跤場(chǎng)圍成一個(gè)圓圈,每個(gè)漂亮的回合都能得到熱烈的喝彩。應聲倒地的塵埃中,深藏著(zhù)多少男人的力量與驕傲。

遠方的人們來(lái)到這草原,在陽(yáng)性的那達慕上,為摔跤的健壯男人喝彩,為賽馬的奔騰激動(dòng),為每份草原上的食物深深陶醉。

這場(chǎng)盛會(huì ),吸引了上百名內蒙古的頂級騎手。江笑因為體重不夠,沒(méi)達到這次的參賽要求,所以老江聘請了賽馬高手新巴雅爾前來(lái)助陣。這也是三歲小馬大棗的初次參賽,這匹新賽馬的實(shí)力如何,檢驗老江馴馬成果的時(shí)刻即將到來(lái)。

主席臺中央,用牛糞燃起香料,這是賽前的規矩,意為祈求人馬平安。騎手騎著(zhù)戰馬圍繞香料堆數圈以后,才依次走出場(chǎng)地,消失在遠方的地平線(xiàn)上,頗有幾分古時(shí)征戰前夕的氣氛。他們將被領(lǐng)到幾十公里外的出發(fā)點(diǎn),再放馬返回到起點(diǎn),速度最快為勝。

我們無(wú)人機的拍攝一路都跟隨著(zhù)馬隊,老江的騎手新巴雅爾非常有經(jīng)驗,之前一直壓著(zhù)速度,在最后關(guān)頭超越了第二名。我守在終點(diǎn)等候,馬隊前幾名返回時(shí)揚起很大的煙塵,基本看不清人,在塵埃中努力辨認出第一名騎手,正是新巴雅爾,和老江的賽馬“大棗”!

頒獎時(shí)刻在傍晚時(shí)分啟動(dòng),由寶勒日的父母親自頒獎。給予最強健的摔跤手的獎勵,是一匹白色的駱駝;而二等獎的獲得者,則每人領(lǐng)回了一只綿羊,這都是富有草原特點(diǎn)最實(shí)用的獎品。作為賽馬第一名的江樹(shù)軍,獲得了一匹兩歲的小馬駒。

后記

江樹(shù)軍的賽馬大棗在比賽中奪得頭魁;老藝人滿(mǎn)都拉在作坊中忙碌著(zhù),他的小兒子也打算過(guò)來(lái)幫忙,把這門(mén)手藝傳承下去;圖雅夫婦非常珍惜他們獲得的“非物質(zhì)文化傳承人”的榮譽(yù),還要不斷提高釀造馬奶酒的技術(shù);都日嘎拉圖在西蘇尼特旗那達慕賽馬中也奪得了第一名,他準備再買(mǎi)一匹馬駒充實(shí)他的賽馬隊。

沃野千里,歲歲年年,草原上生活著(zhù)的人們,在忙碌的片刻,抬起頭,空氣中傳來(lái)群馬奔騰的蹄音,足以安慰他們的靈魂。草原有自己的秩序,將永遠持續下去。這草原,短暫的狂歡后,是無(wú)邊的風(fēng)中寂靜。

這草原,依然屬于他們自己。

圖、文/何亦紅

©2011-2025  馬術(shù)在線(xiàn) (京ICP備11042383號-3)     E-mail:horsemanship@vip.sina.com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