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用嘴让我高潮了6次_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久试看_人人揉人人捏人人添小说_亚洲国产欧美在线观看

D&T——每一單件都似杰作的卓越馬鞍

2011-7-1 16:57|來(lái)自: 《馬術(shù)》2008年4季刊

摘要: 全球頂級鞍具品牌Kiffer的合伙人Mr Hjalmar Conzet,有一個(gè)響亮的中又名字,孔才。在與Kiffer長(cháng)達40年的合作之后,2008年11月初,他帶著(zhù)自己的鞍具品牌D&T來(lái)到了北京。在他下塌的酒店,我見(jiàn)到了這位極富盛名的鞍具 ...


全球頂級鞍具品牌Kiffer的合伙人Mr Hjalmar Conzet,有一個(gè)響亮的中又名字,孔才。在與Kiffer長(cháng)達40年的合作之后,2008年11月初,他帶著(zhù)自己的鞍具品牌D&T來(lái)到了北京。在他下塌的酒店,我見(jiàn)到了這位極富盛名的鞍具商。盡管他已經(jīng)68歲,又經(jīng)過(guò)了連日來(lái)持續地奔波,但是看上去依然神采奕奕,顯不出一點(diǎn)兒疲憊。

“我已經(jīng)數不清到中國來(lái)了多少次,我一直看好中國?!?/div>

起初,為了降低生產(chǎn)成本,孔才先生一直與中國臺灣的企業(yè)合作。從那個(gè)時(shí)候起,他就開(kāi)始密切關(guān)注著(zhù)中國大陸的發(fā)展,并且不斷地游說(shuō)他在臺灣地區的代理,“你們一定要到大陸去,大陸才是將來(lái)你發(fā)展的最終基地,臺灣是一定會(huì )走下坡的?!?/div>

20世紀70年代,他第一次踏上了中國的土地,在洛陽(yáng)采購馬蹬、角鐵、口銜、蹄鐵等適應國際市場(chǎng)的變化。于是,他在中國大陸的采買(mǎi)在開(kāi)展了一段時(shí)間之后就進(jìn)行不下去了。

轉回臺灣,正趕上臺灣地區的經(jīng)濟飛速增長(cháng),采購的產(chǎn)品每年都有新的價(jià)格。迫于成本的壓力,孔才先生又改道去了印度。但是在印度生產(chǎn)的產(chǎn)品品質(zhì)一直都無(wú)法達到他的要求。這期間,他又不斷地同臺灣地區的代理商說(shuō):“無(wú)論如何你得再把我帶到中國大陸去,我要在中國大陸買(mǎi)東西?!?/div>

然而,馬具市場(chǎng)的需求量不是很大,又都是小量多樣的東西。中國的工廠(chǎng)一聽(tīng)只有幾十條,幾百條,往往就沒(méi)有興趣承接,不愿意做。輾轉幾次之后,不得已,孔才先生只得又繼續回到了臺灣地區和印度采購。

Kiffer正式落戶(hù)東莞。

直到2002年,一位貿易商把他帶到了位于東莞的美佳皮具公司,這位全球著(zhù)名的鞍具商人才如愿以?xún)數卦谥袊箨戦_(kāi)始了正式的、規范化的合作。

起初,由于語(yǔ)言不通,孔才先生每次帶來(lái)的德國工程師都要經(jīng)由英文翻譯再譯成中文,才能和生產(chǎn)部門(mén)溝通。而馬具產(chǎn)品對工藝的要求和細部的規范都極盡繁復精細,比如在哪里打幾個(gè)孔,哪里按一粒紐扣,尺寸必須分毫不差。這使得合作初期生產(chǎn)的產(chǎn)品總是被不斷的返工和修改,始終不能讓kiffer完全滿(mǎn)意。為了徹底解決技術(shù)方面的問(wèn)題,美佳決定把主抓業(yè)務(wù)的劉小姐派往德國,系統的學(xué)習鞍具制造的全部過(guò)程。

經(jīng)過(guò)三年的學(xué)習,劉小姐回到了東莞,才終于使Kiffer在中國的生產(chǎn)有了質(zhì)的飛躍。而這三年間,共同事業(yè)目標的背后,種種的經(jīng)歷與磨合,亦成就了劉小姐與孔才先生的一段佳話(huà)。

“現在,中國就是我的第二故鄉?!?/div>

伴隨著(zhù)劉小姐的回國,美佳的鞍具生產(chǎn)規模得到了進(jìn)一步的擴大。此時(shí)他們在東莞的工廠(chǎng)已經(jīng)擁有超過(guò)100名員工專(zhuān)門(mén)從事馬具的生產(chǎn)。K1ffer的絕大部分鞍具都是在這里完成代工,然后再銷(xiāo)回歐洲及全球市場(chǎng)。而這次合作,從兩個(gè)國家、到兩個(gè)品牌、再到兩個(gè)個(gè)人,也完成了一次完美的“中德聯(lián)姻”。

經(jīng)過(guò)幾年的努力和磨合,美佳皮具的新廠(chǎng)房及流水線(xiàn)于2005年正式落成。伴隨著(zhù)更專(zhuān)業(yè)的設備同時(shí)成立的,是一家新公司--美緹皮具,全權負責馬具用品的生產(chǎn)。此時(shí),兩位為此嘔心瀝血的最大功臣,孔才先生和劉小姐,也醞釀出了他們自己的鞍具品牌,D&T(Design&Technik Saddlery)就這樣誕生了??撞畔壬嬖V我,他們對這個(gè)品牌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在全球都做到最好?,F在,中國就是他的第二故鄉。

從歐洲到中國,決心與中國市場(chǎng)共同成長(cháng)。

他認為中國現在的市場(chǎng)還不成熟,還是個(gè)“嬰兒”市場(chǎng)。但是他希望在嬰兒時(shí)期,就和市場(chǎng)共同成長(cháng)。之前,他們一直將重點(diǎn)放在了外銷(xiāo)市場(chǎng)上,D&T誕生的短短兩年時(shí)間,他們已經(jīng)在歐洲占據了穩同的地位。世界頂級的技術(shù)與品質(zhì),“中國制造”的價(jià)格優(yōu)勢使D&T迅速贏(yíng)得了業(yè)界的廣泛認可。而以他今天的眼光來(lái)看,隨著(zhù)這幾年中國的經(jīng)濟的騰飛,他認為中國將來(lái)會(huì )成為全球最大的消費群體。在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還沒(méi)有成熟的時(shí)候,他決定要先把腳步踏下去。

“品質(zhì)是你的生命,好的產(chǎn)品是你延續生命的關(guān)鍵?!?/div>

談到如何經(jīng)營(yíng)一家頂級的鞍具品牌,孔才先生的回答簡(jiǎn)單干脆,他說(shuō)“品質(zhì)是你的生命,好的產(chǎn)品是你延續生命的關(guān)鍵?!爆F在,他每年都要來(lái)中國兩三次,每次至少會(huì )停留到兩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?;旧鲜前肽暝谥袊?、半年在德國。而他每次來(lái)東莞,都會(huì )帶著(zhù)德國的師傅,為生產(chǎn)提供專(zhuān)業(yè)的指導。

對于以品質(zhì)標榜自己的品牌來(lái)說(shuō),技術(shù)的研發(fā)無(wú)疑是企業(yè)發(fā)展的核心。在這方面,D&T擁有許多項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。以馬鞍骨架為例,每一匹馬在成長(cháng)的過(guò)程中,生理結構都會(huì )發(fā)生變化。比如,對于一匹3-6歲的年輕馬來(lái)說(shuō),它在訓練中會(huì )很快地成長(cháng)。馬鞍在剛買(mǎi)的時(shí)候可能符合這匹馬使用,經(jīng)過(guò)幾個(gè)月的訓練之后,它的肌肉會(huì )變得更加豐滿(mǎn),這時(shí)原來(lái)的鞍具就不適合這匹馬了。針對這點(diǎn),D&T研發(fā)了可調整的馬鞍骨架,客人在購買(mǎi)了他們的鞍具之后,可以通過(guò)代理商,進(jìn)行無(wú)限次的免費調整。目前,市場(chǎng)上有幾個(gè)品牌的馬鞍也可以進(jìn)行調整,但是都需要進(jìn)行拆卸,甚至加熱,整個(gè)過(guò)程復雜而且耗時(shí)。相比之下,D&T的設計不需要任何拆卸,整個(gè)調節過(guò)程不超過(guò)10分鐘。這種便捷的服務(wù)使得顧客隨時(shí)可以通過(guò)特定的機器,來(lái)調整馬鞍骨架去適應馬匹的變化。

“德國品質(zhì),中國制造”

孔才先生說(shuō),國外的品牌之所以更合乎馬匹的生理結構,跟他們生產(chǎn)工藝的長(cháng)短有很大的關(guān)系。在幾百年的鞍具生產(chǎn)歷史中,他們經(jīng)歷了不斷的研發(fā)和調整,因此價(jià)格也十分昂貴。目前國內進(jìn)口的鞍具,不僅涵蓋了稅費,同時(shí)又要承擔運費。而且鞍具的進(jìn)口數量通常是較少的,這樣就要通過(guò)空運,無(wú)形中又增加了很多成本。

相比之下,D&T所用的是跟歐洲同樣的、從世界各地進(jìn)口的最好的材料,做出與歐洲同樣品質(zhì)的鞍具。然而,本土化的生產(chǎn)使得價(jià)位和進(jìn)口品牌有著(zhù)非常大的差距。

后記

采訪(fǎng)結束的時(shí)候,我問(wèn)劉小姐,在她眼中,孔才先生是一個(gè)什么樣的人。她給我講了一段他們之間的談話(huà),給了我很深的觸動(dòng)。

劉小姐說(shuō),“現在全球經(jīng)濟都在下滑,為什么在中國的工廠(chǎng)只做Kiffer的品牌,而不做其它的品牌?這樣的話(huà)訂單會(huì )不夠?!?/div>

他回答說(shuō),“是Kiffer帶領(lǐng)著(zhù)你走到這一步的,所以不能再幫其它企業(yè)做品牌,去沖擊Kiffer的市場(chǎng)?!?/div>

劉小姐問(wèn),“那不是Kiffer死了,我們也要跟著(zhù)死了?”

孔才先生說(shuō).  “你死了,但是你死的很干凈、很坦然。你就是活下來(lái),也活得不干凈、不光明磊落?!?/div>

這段話(huà)讓我見(jiàn)識了一個(gè)德國人的堅持,一個(gè)鞍具商的堅持。在過(guò)去的40年中,正是秉承著(zhù)這樣的一份誠信和執著(zhù),使得他與他的合伙人攜手將Kiffer經(jīng)營(yíng)成了一個(gè)世界頂級的鞍具品牌。如今,伴隨著(zhù)D&T的成長(cháng),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塊“德國品質(zhì),中國制造”的牌子將在未來(lái)的歲月里帶給我們更多的驚喜。

文/露露

©2011-2025  馬術(shù)在線(xiàn) (京ICP備11042383號-3)     E-mail:horsemanship@vip.sina.com

返回頂部